免費開戶
客戶服務 > 快易專欄 >

【快易專欄】是時候展現真正的實力了??!騰訊音樂IPO估值對標Spotify~

2018-12-10 13:36

傳聞中“一直在準備IPO”的騰訊音樂,最近終于敲定了它的好日子:12月12日在美國掛牌上市。在2個月前,10月2日,新聞就有說騰訊音樂娛樂公司在美國sec遞交了招股書,小編想啊,騰訊音樂終于對它“做大做強的抱負”有所行動了。

據了解,騰訊音樂的招股區間為13至15美元,擬籌資12億美元,估值將高達220至250億美元,約合1520億至1730億人民幣之間。巧合的是,這個估值就與在今年4月份進行IPO的Spotify規模相當。Spotify ??那不是全球目前最大的流音樂服務商嗎??(再看看騰訊音樂,主要是針對中國國內市場的)。除了它倆以外,音樂這個賽道不缺大玩家,蘋果,亞馬遜,youtube等互聯網巨頭也在發力在線音樂流媒體,而在騰訊音樂IPO成定局之后,全球音樂流媒體的競爭格局就形成了,就體量來看,騰訊音樂娛樂與國際巨頭Spotify、AppleMusic、Amazon處于國際第一梯隊,遠超其他競爭對手,也就是說,網上盛傳的“全球在線音樂四巨頭時代”來了~

作為一個立足于本國國內市場的音樂公司,騰訊到底是如何與把自己做大做強到與其他三個音樂大玩家站成一隊的?小編今天打算拿騰訊音樂跟Spotify這個大哥比較一下。

先說說我們比較熟悉的騰訊音樂。

騰訊音樂是騰訊旗下的音樂集團,主要產品包括酷狗音樂、酷我音樂、QQ音樂和全民K歌,如果按移動端的月活計算,這四款軟件位居中國音樂類app的前四名。騰訊音樂在中國數字音樂的市場占據了絕對優勢,據統計,騰訊音樂占據了國內超過 70%的流媒體市場份額。

而騰訊音樂能發展成中國音樂巨頭,首先中國市場的特殊性給了它一個很好的屏障,在成長期間競爭對手就只有國內玩家,其他的可歸類為以下幾個原因(有圖有真相):

—數字音樂行業高速發展

現在處于數字音樂發展的好時機,在枯燥疲憊的生活中,人們對音樂的需求猶如久旱大地渴望甘露滋潤,滿足心靈的疲憊與空虛(此處形容的似乎有點夸張),反正騰訊音樂不斷的更新與發展似乎是“時代在召喚”。

*圖片來自于QuestMobile

 

—國內用戶規模優勢

騰訊音樂旗下軟件占前三席,網易云音樂緊隨其后,與第五名蝦米音樂拉開一定的差距。

*圖片來自于QuestMobile

 

—營業收入來源較多,業績高速增長

騰訊音樂的招股書顯示,其70%的收入來自其4.2%用戶向其他用戶(和音樂明星)提供虛擬禮物的費用;另外30%是流式訂閱、音樂下載和廣告收入的組合。


*圖片來自于QuestMobile

 

再看看Spotify,大家也應該很熟悉,全球行業龍頭,是罕見的創始于瑞典的科技巨頭,市場份額為36%,擁有8300萬付費用戶。自2008年上線起,憑借豐富的曲庫、獨特的模式和優秀的推薦機制在高度競爭的賽道里殺出一條血路,目前已擴張至全球65個國家,自2016年第四季度以來,Spotify一直保持著市場份額上的領先優勢,簡直是高端大氣上檔次!Spotify的營收由廣告和訂閱兩部分組成,但其中91%以上的收入來自訂閱用戶,而且其訂閱用戶占比為46%(騰訊音樂只有3.6%)。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躋身到全球行業第四的騰訊音樂與“一哥”Spotify發展區別,小編打算從以下三點來聊聊:

 

1. 相對于spotify,騰訊音樂的營收來源較廣

Spotify: 上文有提到過,“一哥”的營收主要是由廣告和訂閱兩部分組成,其中91%以上的收入來自訂閱用戶,訂閱用戶占比為46%。Spotify上的服務分為免費和付費版本兩種。使用 Spotify免費版,用戶即可享受到流媒體音樂的基本服務。如果每月支付9.99美元使用付費版本,用戶即能夠離線收聽音樂,以及享受無廣告體驗。它采用“免費增值”的策略,通過免費版本上的廣告收入從而把免費用戶群變現,同時通過訂閱模式將他們逐漸滲透轉化為付費用戶。

騰訊音樂(TME):TME營收來源分為音樂(用戶訂閱,音樂下載,廣告植入)和直播(虛擬禮物收入)兩塊。TME利用了實時流和社交功能,更加注重通過交互和實時內容來爭取競爭優勢的策略:用戶可以在使用音樂軟件聽歌時候與網友互動,可以跟好友一起在線唱歌,或是跟最喜歡的歌手一起進行卡拉 OK 二重唱,可以觀看明星直播等。綜合來看,就是通過在線音樂收入獲得長期穩定的收入,通過社交娛樂服務來實現高凈值用戶價值的充分實現。通過這種模式,騰訊音樂娛樂在2017年已經實現盈利,打破了主流音樂流媒體的盈利困境。從招股書的第三季度數據來看:2018年前三個季度營收占比中,在線音樂服務為30%,以音樂為核心的社交娛樂服務占比為70%,模式已經跑通,接下來的方向就很明確:1)提高用戶的訂閱比例;2)增加增值服務提高ARPPU值。

 

2. 音樂成本問題

Spotify: “一哥”的成本可以分為音樂授權成本和內容成本來看。音樂授權成本是難以壓縮的,這也是其最主要的成本。再者,雖說想Spotify這樣的音樂流媒體公司,用戶點擊收聽一次歌曲,都要向它付錢,但與此同時,Spotify也要向唱片公司和其他音樂所有者支付一次版權費用。因此,Spotify擁有的用戶越多,使用的內容越多,其內容成本就越高,也就減少了其形成規模經濟的可能性。

騰訊音樂(TME):騰訊音樂擁有主要唱片公司最受歡迎的西方音樂的獨家版權,購買版權的成本費用也是擺在這兒的,而利用此資產的自然策略是收取訂閱以訪問它。但現實情況是,在中國,盜版仍然是一個挑戰,因為獲取音樂并不是真正的“獨家”。此外,雖然收入增加,但人們為音樂訂閱支付的價格存在非常大的差異。因此,騰訊音樂不能依賴訂閱獨家內容來獲得收入; 它便將內容轉發給其他中國音樂服務作為額外的收入來源,這波操作也是666的。

 

3.經營核心

Spotify: Spotify并不太看重社交功能,“一哥”更加專注于專業內容的發布,它正在成為專業音樂人發布新歌曲的新渠道,雖然最近有開始允許音樂人在平臺上直接添加歌曲(騰訊音樂很多年前就開放了這一功能),但此舉并不是要打造用戶生成內容的平臺。有些磚家說Spotify想要顛覆的可能是唱片公司和發行商,盡管他們在公開場合并不愿意承認這一點,為此,該公司這些年收購的初創公司,包括Loudr、Mediachain和Soundtrap,都是專注于內容分析、內容推薦、版權追蹤以及面向專業制作人的工具。但其有個明顯的優勢就是:Spotify處在一個足夠大的市場里并且始終處在不斷增長之中。

 

騰訊音樂(TME):騰訊音樂在創建社交音樂體驗方面具有優勢,因為騰訊擁有中國領先的社交應用,并且將兩者進行了整合。同時,借助騰訊在泛娛樂領域的優勢,騰訊音樂正在向音樂行業上下游滲透,提升話語權,打造音樂生態閉環。目前往上游走的路徑主要有:1)音樂人扶持(“眾創+音樂”計劃,“新聲力量”計劃);2)聯合設立廠牌(聯合索尼成立電音廠牌LiquidState);3)聯合出品(《明日之子第二季》,《創造101》等網綜)。

*圖片來自于QuestMobile

 

綜上可見,兩間音樂巨頭公司商業模式有所不同,發展方向也是不一樣的。傳統的流媒體音樂服務平臺的發展方式固然有其可取之處,看我們“一哥”Spotify也是處于不斷增長當中的。但是騰訊音樂的新型發展方式能讓其躋身于行業第四,那它也必然有它的閃光點和能學習的地方。若想要爭取更大的市場份額,終究還是要回到貨幣化的路徑上來。沒有健康的商業模式,沒有現金流,就沒有做大做強的基礎,即便Spotify的用戶數雖然刷的飛起,但是訂閱為主的收入結構導致財報依然疲軟,騰訊音樂娛樂在中國經驗的助推下,開創了“音樂+社交娛樂”的商業模式,讓行業能可持續發展,也讓全球各路玩家搭了便車,有了可復制的路徑。

 

全文完。